“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嫌疑人妻子发声:我丈夫有错无罪

8月24日,据澎湃新闻报道,近日,“阿里女员工醉后遭性侵”一案中,犯罪嫌疑人王某文的妻子发声称,8月11日起,其丈夫已被公安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此外王某文妻子还称,是受害者周某主动勾引丈夫发生关系,“我丈夫有错无罪”。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嫌疑人妻子发声:我丈夫有错无罪

最新进展:嫌疑人已被监视居住

据嫌疑人王某文妻子透露,自7月28日受害人周某向公安机关报案当天,当地公安局便对王某文进行了传唤,在调查了24个小时后,王某文于7月30日凌晨5点赶回安徽家中。

随后在8月1日、8月2日,王某文分别接受济南公安与杭州公司的调查,公安传唤是当天回家,但公司那边是直至8月6日作出停职处理后,王某文才再次回到安徽家中。

到了8月9日早上,王某文再次被济南公安机关传唤至济南,自此失联。随后,济南公安机关发来一纸刑拘通知,王某文妻子这才得知,从8月11日起丈夫就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嫌疑人妻子发声:我丈夫有错无罪

王某文的妻子还表示,“阿里女员工被侵害”的事件爆出后,她一开始也很生气,但向丈夫询问了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后,她发现当事人周某存在主动勾引的情况,并且周某在网络上的自述涉嫌虚假陈述甚至诬陷。

因此,在此次发声中,她对受害人周某提出了五点质疑,质疑周某使用“手段”让王某文进入酒店房间,蓄意“引诱”,王某文虽然回应了周某的“勾引”,但最终“猛然惊醒”“主动”离开房间。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嫌疑人妻子发声:我丈夫有错无罪

鉴于此,王某文妻子宣称,“我丈夫有错无罪”,并且表示她已向济南的检察、公安机关递交了一份申诉材料。

过程梳理:阿里女员工醉后遭侵害

根据此前的公安机关通报称与各方说法,目前这起性侵案件的时间线可以梳理如下:

2021年7月27日下午,阿里王某文、王某兵、胡某敏、周某四人到济南华联超市洽谈业务并签约;当晚,阿里4人宴请济南华联超市张某等4人。

当晚21时29分,受害人周某饮酒过多离席,华联张某陪同并在返回途中猥亵周某;当晚22时,宴会结束,阿里王某文、华联陈某丽,二人打车送周某回到酒店,三人到酒店周某房间后,华联陈某丽离开,随后阿里王某文也离开房间。

当晚23时,王某文收到同事胡某敏电话,称周某多次给她打电话,说话含糊不清,让王某文前去查看;随后王某文取消打车软件订单,并持周某及本人身份证,办理了周某房间的房卡;进入周某房间后,王某文对其实施了强制猥亵,并在网上购买避孕套送至酒店前台。

7月28日凌晨0点,王某文接到阿里杭州另一同事胡某鹏电话,让其查看周某情况,王某文向胡某鹏证实周某已入睡后,离开周某房间,打车返回酒店休息。

7月28日7时14分,受害人周某与济南华联张某联系,告知房间号码;随后华联张某从家携带避孕套到达周某房间,对周某实施强制猥亵;9时35分张某离开,带走周某内裤,将未开封避孕套遗留房内;当天10时,王某文返回酒店前台,将昨夜网购避孕套取走丢弃。

7月28日中午12时,周某退房后打110报警,济南槐荫派出所接警并出警,随后带周某进行人身检查,当天下午三点,警方通知阿里王某文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案”嫌疑人妻子发声:我丈夫有错无罪

7月29日,槐荫区分局将此案立案审查期限延长30日;8月10日,警方立为强制猥亵刑事案件。8月14日,济南警方通报称,王某文、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双方各执一词,静待警方调查

王某文妻子为丈夫喊冤的情况被媒体披露后,网友们也表达了各自的看法。

<p
有网友认为,周某属于醉酒状态,主动或不主动,都不能凭王某文说了算。毕竟,周某的意识模糊,而王某文的意识清醒。“如果说周某是主动的,那么,周某为什么还要报警?难道她愿意自毁名声吗?如果我是女方,这脏水也不会往自己身上泼。”

也有人因此前警方通报与受害人自述有出入而心生警惕:“这也只是王某文妻子一面之词,之前受害者发文不也没说第二天是她自己打电话让华联张某来她房间的吗?谁都会隐瞒部分情况,只说对自己有利的事实,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一场桃色饭局,让曾经的并肩作战同事与他们各自身后的家庭,都陷入了难辨真假的“罗生门”。当受害者变成了非完美受害者,正义有了瑕疵,如今我们能做的只有静待警方调查结果。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