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极残忍的作案手段突破人性底线

近日被告人劳荣枝在法庭上哭诉自己这辈子没有杀过一只鸡鸭,只有感恩的心。公诉人当场列举劳荣枝残忍的作案手段,直接否认了她苍白无力的借口。劳荣枝在法庭上哭诉说自己这辈子没有杀过一只鸡,没有杀过一只鸭,自己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自己只有感恩的心。这话不是出自别人之嘴,而是出自“女魔头”劳荣枝之口。奥斯卡真的欠她一座影后奖杯。难怪公诉方说她表演性极强。

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极残忍的作案手段突破人性底线

想想也是:她要不是善于表演和隐藏,怎么能背负7条人命潜逃23年?但演技再强,在证据面前,也是白费。有网民就讽刺她:她这一辈子确实没有杀过一只鸡鸭,只专注于杀人。从检方公布的证据证言看,她想把杀人之责全都推给法子英的想法,恐怕难以得逞;她说自己完全是被法子英胁迫,也没有被采信。在南昌灭门案中,她和法子英杀害一家三口后,她曾提议纵火烧了受害者的家,被法子英阻止。

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极残忍的作案手段突破人性底线

在合肥杀人案中,劳荣枝和法子英绑架殷某后,还杀了个小木匠杀鸡儆猴,之后法子英上殷某家要钱时,殷某妻子报警,法子英被抓。等警方赶到绑架现场时,殷某已死,劳荣枝已逃窜——这要不是劳荣枝杀的,难不成是殷某自己把自己给勒死了?劳荣枝无论是逃窜23年,还是现在百般辩解,都是为了保住一条命。可她在杀害别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也是一条命?公诉意见书用了四个极字,直指杀害7人的罪大恶极:手段极其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主观恶性极深。

劳荣枝曾在灭门案后提议放火烧屋,极残忍的作案手段突破人性底线

劳荣枝案中,有个被害人是一个小木匠。小木匠被害后,他的妻子一个人艰难养家,由于家庭贫困,三个孩子义务教育结束后都没钱继续上学,早早就打工养家。小木匠女儿说,“在这20年里,妈妈和我们三兄妹过着像乞丐一样的生活,那时候土房子倒了四处奔波,寄宿在亲戚家。”而这20年逍遥法外的劳荣枝养狗、画画、学钢琴、跳肚皮舞,没有一丝一毫的良心不安,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场迟到了20年的庭审,劳荣枝一审被判死刑,她终将为自己的罪大恶极付出代价。而每一个案发现场都令人发指,极其残忍的作案手段,完全突破人性底线。

来源:网易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